诊所公告 当前位置:首页 > 诊所动态> 诊所公告
叶朗清老中医治哮喘经验

沪上名老中医叶朗清学有渊源,理论与临床经验俱丰,治病多验。兹将叶老治疗哮喘病的经验作一初步总结,介绍如下:

    一、扶正重在养肺肾之阴  叶老治病极善养阴,临症处方多以养阴药为首,尝说:“丹溪阴常不足之论很有意义。从临床看,病阴虚者极多”,哮喘一症也不例外。哮喘,为病邪在肺,风寒痰浊内伏,久必郁而化热,肺为娇脏,邪从热化,首虚其阴,久则暗耗肾阴,而致肺肾之阴俱虚。又素质阴虚之人病哮喘者也不少,故哮喘病之正气虚/虽有阴阳之别,实以阴虚居多。治之之法,养阴以扶正,宣降而平喘。养阴之药,常取用生地、沙参、麦冬三味为主。考三味乃是增液汤之变方;以沙参代玄参,肺肾兼顾,增强养阴润肺之力。一般剂量,生地、沙参各用12克,麦冬用9克。叶老指出,舌质红是应用养阴药的主要依据,虽有苔腻也可放胆用之,不必疑虑。但有明显外感,如恶寒发热、鼻塞流涕之表证者,则须待表解后再用养阴剂。

    二,宣肺轻用辛温散寒之品  哮喘病之初,多由感受风寒而起,病久虽从热化,但其本邪仍是风寒,表现为本寒标热之象,故稍感风寒或遇天时寒冷阴雨之变,即发作转剧。其治疗仍不离辛温宣散之剂,以麻黄为主药,若见有明显风寒之象,则可添桂枝助此两味药均属辛温发散之峻剂,极易助热伤阴,宜小其剂,扬长避短,峻药轻投,所以一般仅用3克至4.5克,而宿疾迅愈,诚有轻可去实之妙。又哮喘病位在肺,肺为五脏之华盖,其质轻虚而浮居上焦,治上焦者“非轻不举”,药重则过病所,非惟病不除,,反致正伤而引邪深入。    三、降逆必兼化痰  肺气以降为顺,痰热胶阻清道,肺失肃降之令,气上逆而作哮喘。于此,叶老选用苏子,旋覆花、葶苈子、枇杷叶、白果等降逆平喘,化痰的药物,服之痰化气自降,气降痰也消,肺气和顺,则哮喘即止。且诸药平和,不论寒或热之哮喘,皆宜应用。       四、清热慎用大苦大寒  哮喘症之热,多由寒邪郁久所化,寒属本而热为标,治标必先顾其本,故清热之药当慎用大苦大寒。因大苦易伤阴,大寒反助寒,但热多与痰胶结,清热化痰开解其结,则邪不能除,故清哮喘之热,,不用芩、连,而用桑白皮、地龙干、马兜铃之类清肺化痰药,务使搏结之邪失其相互凭藉之势,则除之较为容易。

    五、典型病例  ,

    案—,陈XX,女,31岁。2002年10月31日诊,哮喘“年,反复发作。本次发作自7月份连续至今,入夜不能平卧,胸闷气急,咳嗽痰少,口干,舌苔薄,脉弦细。膈有胶周之痰,气道为之不利,拟清金润肺、化痰平喘。处方:北沙参、枇杷叶’各12克,旋覆花、炙麻黄各4.5克,大麦冬、•苏子、;甜葶苈、桑白皮,光杏仁、象贝母,地龙干、炙兜铃各9克,白果7只,7剂。11月,7日复诊,哮喘已平,夜能平卧,再以原方去象贝母,加大生地12克:续服之,以巩固疗效。至12月初,经门诊随访.,病者已恢复工作,哮喘末曾复发。

    案二,周XX,女,25岁。2001年11月14日诊,哮喘,午夜发作,咳嗽痰呜,形寒畏冷,舌苔薄白,脉弦,治以温肺平喘。处方;桂枝、炙麻黄各3克,旋覆花、白芥子各4.5克,苏子、光杏仁,象贝母、地龙干、甜葶苈、炙兜铃各9克,枇杷叶12克,白果肉7只,  7剂11月21日复诊,哮喘已平,夜可平卧,舌苔薄,脉弦,再予原方14剂以巩固疗效。


上一篇:麻杏枳花汤哮喘

下一篇:什么是接触性皮炎

诊所动态